学院 > 遵义历史 > 橘林运筹

遵义历史

橘林运筹

编辑:遵义溯源教育培训中心 时间:20-05-12 10:45浏览量:4

1934年12月底,在黄平县旧州郊外的一个村子里,中央纵队驻足休息,洛甫(张闻天,中央政治局常委)、王稼祥(中革军委副主席、红军总政治部主任)的担架紧挨着停在一片茂密的橘林里。这片橘林,相当大,橘树也高,每株 都有一人多高。王稼祥和洛甫头顶的树枝上就挂满橘子,果实比小孩拳头略大一些,但饱满而赋色彩,黄澄澄的亮色, 给人一种垂涎的诱惑。

王稼祥吩咐公务员:“小鬼,你去找一找管橘林的老乡, 买一些尝个鲜。”小鬼也有一些馋瘾了,应声而去。洛甫一 笑,戏言道:“是橘还是枳?”王稼祥也是一笑:“地地道道的橘。可移至淮北便是枳。”

一时间,两人的思绪都伸至很远的地方。“对啦,我们最终在哪里落脚?中央能不能确定一个明确的目标?”因为 伤痛,王稼祥很少参与具体筹策,故有此一问。洛甫黯然摇头:“他们摇摆不定,怕是不能确定下来。”

这一刻,王稼祥吞服了一粒黄豆大的鸦片,神态好多了, 话接前言:“不能让他们再继续下去,一定要实质性地解决 问题。”洛甫当然不难听懂他的意思:“你是说改换领导?”

“是的!”

这是一个比改变战略计划更敏感得多的话题,洛甫陷入了沉思中。

两人的问答,在橘林间留下沉重的回响。

“是全面还是仅从军事指挥上解决问题?”洛甫问。

“全面。一定要从全面解决问题。政治和军事领导是不好分割的,一旦分割,就会有后遗症,说不上何时又要旧病复发。”

“在当前却唯军事最关键,我看,我们要尽快把老毛推出来,老毛打仗有办法,比我们之中的谁都有办法。”洛 甫说。

“这是理所当然的。纵观全军上下,全党上下,唯老毛治兵用人无所不宜,学足以通古,才足以御令,智足以应变 ……”稼祥答道。

“到了遵义,要把李德‘轰’下台!”王稼祥想了一下, 胸有成竹地说!

“这次变动还是要像改变行动方案一样,有步骤,有准 备。”洛甫接话。

“当然。”王稼祥表示赞同,又说:“也还是由你通气, 重要的军队干部都打招呼,刘伯承、叶剑英、彭德怀、林彪、 李富春、聂荣臻、杨尚昆、董振堂、李卓然、罗炳辉、蔡树 藩等,老毛在他们中间威信甚高,推他出来大家都会投赞成票的。”

“是不是今天宿营后就用电话联络?”

“好!”

运筹有定,两人不禁会心地笑了。

这就是党史上有名的“橘林密谈”

这次橘林谈话,是强渡乌江前一军团参谋长左权告诉耿飚的。刘伯承后来也对耿飚讲过同样内容的话。当年25岁的 一军团二师四团团长耿飚,1990年8月29日在纪念张闻天90诞辰座谈会上讲这番话时,已是81岁高龄。这一刻,距离左权牺牲已经48年,王稼祥去世16年,张闻天去世14 年,刘伯承去世4年,幸亏有耿飚的回忆。谁能知道我们有多少珍贵的资料甚至未来得及留下只言片语,就散失消隐在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之中了?

橘林运筹,使黎平会议决定的、准备在遵义召开的会议 增加了一项重要内容:请毛泽东出来指挥,把李德“轰” 下台!

“阴谋”也好,“阳谋”也罢,遵义的那个会议的核心就这样定下来了。这时,最高三人团的确是完全无备的。而对 毛、张、王的中央队三人团来说,则已经有所准备。

毛泽东不是先知先觉,但他的确又是领导层中、包括中 央队三人团中带有最大的历史自觉性来到遵义这一转折点的。

上一篇:谢扶民抚民 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8 遵义溯源教育培训中心 预约电话:0851-2840-0090 黔ICP备20000205号-1
cache
Processed in 0.043557 Second.